超碰视频人妻无码在线播放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王冠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姑娘不是鬼,是秦淮河上的春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待黄昏走后,娑秋娜忽然就不笑了。

    回到院子里坐下。

    乌尔莎拿了帕子在她后面轻轻擦拭湿发,院子里其他女子见状,知趣的散了,其实散的不止是人,人心也散了。

    以前大家在西域,没得选择,只能做死士。

    现在大家也想做个正常人。

    别看大家言辞里对乌尔莎没有节操是去鸡笼山承欢黄昏颇为鄙视,其实心底里多少是羡慕的,因为至少乌尔莎活得很真实,作为一个女人而活着。

    再说句大胆的话,其实这当中有多少人心里对黄昏有那么一点羞羞的想法呢。

    毕竟黄昏好看。

    有钱。

    年轻。

    这三点加在一起,很难有女人能抵挡。

    当初只靠年轻好看,加上徐皇后的推波助澜就能拿下大明第一美人儿,如今有钱,更是可以为所欲为,成为收割机。

    娑秋娜的默默的坐着。

    乌尔莎不敢说什么话。

    气氛很安静。

    眼看头发已经干了,因为静电开始粘连时,娑秋娜才轻声说道:“乌尔莎,其实当初赛哈智出现,将我等救往大明路上时,我都以为这辈子要成为大明君王的笼中雀了。”

    乌尔莎摇头,“你不愿意,没人可以。”

    我还在。

    想了想,“她们也还在。”

    虽然大家的想法多少有了私心,但十一个女子不会忘记,当年她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是怎么过上了别人一辈子都过不上的好日子。

    那年乌尔莎还小,她混迹于泥泞中去和流浪猫狗抢食,她卑微的活着,不知道下一顿在哪里,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直到有一天,有人将她带入一座乡野里的偏僻大院。

    和她一起的,还有几十个女孩。

    有人送来酒肉饭菜,几十个女孩风卷残云,撑得谁都走不动路的时候,来了个中年人,说你们当中只有三个人能活下来。

    然后关了门。

    厮杀毫无预兆的爆发,都是泥浆里打滚活下来的人,没有人心软。

    因为她们想活下去。

    乌尔莎已经不愿意去回忆那段往事。

    她只记得,当奄奄一息的她和最后两个女孩子一起被带出大院子的时候,她勉强睁开眼睛,看见了天上的阳光,那么温暖,那么光明。

    隐隐约约中,她听见了冷漠无情的声音,“可惜了,这个伤太重,喂老虎吧。”

    乌尔莎被抬了起来。

    她绝望了。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了俏脆的声音,“她怎么受伤了啊,你们要把她抬到哪里去?”

    乌尔莎用尽力气睁开眼。

    她看见了一道光。

    幼年的娑秋娜站在门边,扶着门框,眼眸里闪烁要晶莹的怜悯和温柔,她跑向了乌尔莎,旋即乌尔莎晕了过去。

    她活了下来,成了娑秋娜的侍女。

    娑秋娜的侍女很多。

    直到有一天,娑秋娜的父亲单独见了乌尔莎,问她,是否愿意用生命去保护娑秋娜,也愿意为了娑秋娜的幸福献出一切?

    乌尔莎点头。

    她想用余生来守护在她晕过去时看见的那道光。

    然后她被送到了一个绝密基地。

    白日,她在残酷的训练中学会了杀人,很快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晚上,她在一个中年妖姬的教导下学习床笫媚术。

    当她成位一个合格的死士和妖姬时,她回到了娑秋娜的身边。

    才发现娑秋娜已经成了西域神女。

    帖木儿为了野心,逼迫娑秋娜的父亲让娑秋娜也去学了媚术,以便将来用她去迷惑周边国家的君王,成位他开疆拓土的一枚棋子。

    乌尔莎也发现娑秋娜身边多了十个侍女,都和她一样。

    她们有人是娑秋娜从街上捡回来的女子,有的和她一样,是娑秋娜故意救下的:在相处之中,娑秋娜才狡黠的告诉她,其实娑秋娜早就知道她父亲做的事,她想着能救一个是一个。

    可惜,娑秋娜终究被他父亲牵连。

    不得不流浪异国他乡。

    乌尔莎知道,如果不是娑秋娜,她已经是一个鬼。

    来到大明,乌尔莎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长得很好看的黄府大官人,她自己都莫名其妙,就是看见他的那一刹那,心就乱了。

    乌尔莎知道她的未来,她会一直守护在娑秋娜身边。

    所以在出使安南时,她想有一个美好的记忆,于是大胆的跨出了那一步,她主动的爬上了黄府大官人的床,施展出一身媚术。

    那几日,是她这一生最为幸福的事之一。

    可惜。

    人终究是贪心的。

    回到大明后,在搬离黄府时,夫人提出她可以留下,乌尔莎动心过一刹那,直到看见娑秋娜委屈的蹲在地上哭,乌尔莎才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

    所以她选择了放弃。

    然后她就成了黄昏暗夜里的情人。

    她很满足。

    和黄昏在一起时,不止有男欢女爱,黄昏会低声给她说很多事情,尽管她听不懂,尽管有时候说着说着黄昏又抱住了她。

    但她就是觉得很暖心,这就是她想要的爱情模样。

    他说,她听。

    可是乌尔莎明白,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迟早有一天,她会为了娑秋娜奋不顾身的去死,那一天她不会犹豫。

    娑秋娜何尝不知道乌尔莎牺牲了什么和将要牺牲的。

    有些难过。

    许久,才倔强的抬起头,“其实在来到大明之初,我是想利用你们掌控大明的朝臣,让大明的天子发兵为我族人报仇。”

    乌尔莎放下帕子,给娑秋娜开始盘发髻,一边温柔点头轻声道:“我们都知道。”

    娑秋娜讶然,“你们不怪我?”

    乌尔莎双手翻飞,娑秋娜褐黄色的长发在她指尖缠绕,浑然不在意的道:“其实这些事我们都有心理准备,糟老头子也好,年轻小官人也罢,终究只是具皮囊,至少如此,你和我们的活着,都是有意义的。”

    娑秋娜默然。

    忽然凄婉一笑,“可惜啊,我们是女人,终究还是小看了男人。”

    身为西域神女,却连黄昏都勾引不了。

    更何况其他醉心于权势的朝堂老男人,更不会被区区几个西域女子迷住。

    娑秋娜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一如秦淮河上的春水。

    最终只会成为大明这片锦绣山河里的一笔墨染,消失在岁月长河里,荡不起丝毫涟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