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视频人妻无码在线播放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情网难逃:前夫,请放手

正文 第154章:无法死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说要自己跟一个秘书长道歉,余思柔的脸再次绿掉,“妈,您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再怎么说我也是顾家的媳妇,难道处理一个秘书长的资格都没有吗?”

    她现在竟然被杨淑云看得连秘书长都不如了!

    指头不知道暗中掐断多少,余思柔说什么也开不了这个口。

    “秘书长尽心尽责,你却要炒掉她,难道不该道歉吗?”杨淑云反问,“还是说,你其实是真心想司慕死掉?”

    “这……”

    这种事儿,她哪里敢承认。

    “对不起。”最后,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头,跟秘书长道歉。

    “从今天起,乐秘书长继续跟着司慕,事无巨细,一定要把他照顾好了。

    如果需要,还可以跟他回家,贴身照顾他。”杨淑云道。

    这意思很明显,只要顾司慕接受,收了秘书长都可以。

    话一出,余思柔的脸再一次胀红,“妈,司慕以后我照顾就好,不必再安排一个秘书长的。”

    顾司慕若是死了,她得到的好处会更少,眼下唯一能保住自己的方式就是生孩子。

    只有贴身跟着顾司慕,生孩子的事才有希望。

    “我看还是算了吧。”杨淑云想都不想就拒绝,“司慕身边还是留点干干净净的人比较放心。”

    她这可算一 语双关。

    一则,嫌弃余思柔和别的男人好过,不干净。

    二则,余思柔的心思也不干净。

    当着外人的面,杨淑云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显然已完全不把她顾家的媳妇看待!

    余思柔的脸扭了又扭,最终什么话也没说,气乎乎地走了出去。

    “死女人,竟敢这样污辱我!

    我就偏要接近顾司慕,怀上他的孩子!

    等孩子生出来,我看你们还敢不敢说我脏!

    敢不敢说不要孩子!”

    只要她怀上孩子,顾司慕的一切,甚至连顾氏都会归她所有!

    余思柔阴柔一笑,顿时有了精神。

    ……

    顾司慕在家里呆了一夜就回到了公司。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状态不是很好,邹炎有些担心,但亦不敢劝他。

    顾司慕要做的事,是任何人都劝不住的。

    他只能嘱咐秘书长看好顾司慕。

    余思柔走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秘书长站在顾司慕的门口,一副守门员的样子。

    想到昨天受的委屈,余思柔心里涌起一股又一股的恨意,但想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又只能强自忍下来。

    她大步走过去,“我是来给我老公送吃的。”

    杨淑云下了令,任何人要见顾司慕都得先经过乐秘书长,哪怕她这个老婆都不能例外。

    她心里恨,有意加重“老公”这个词。

    秘书长笑了笑,“抱歉夫人,顾先生的所有吃食都必须我亲眼看着做的才能入他的口。”

    听到这话,余思柔的脸都气歪了,差点又给秘书长一巴掌,“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跟我说这样的话!

    你忘了吗?我才是他的老婆!”

    “怎么,想跟我做对吗?”

    “没有这个意思,但这是老夫人吩咐的,我也只是照着她的办求办事。”秘书长摇头解释,目光虽淡,但余思柔还是感觉她在讽刺自己。

    她气死了!

    这是她专门给顾司慕做的饭菜,里头放了一些特备材料,为的就是让顾司慕跟她生孩子。

    她一撞秘书长准备强闯。

    秘书长一扬手,走来两个保镖将她扣住。

    “夫人与其这样闯进去,不如打个电话问问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不松口,任何人都别想进去!”

    余思柔哪里敢给杨淑云打电话啊。

    就算她打,杨淑云也不会同意。现在的杨淑云嫌她脏,根本不许她接近顾司慕!

    余思柔又气又挫,却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只能气呼呼地离去。

    可她并不死心。

    她余思柔要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失手!

    余思柔在外头晃了一阵,不意见看到了余笙。余笙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谈着什么,男人看余笙的眼光里充满了惊艳。

    余笙的美丽是余思柔最深的痛,她从小到大最恨的就是别人对余笙露出这样的目光却对她视而不见!

    可这会儿,她没有心情去嫉妒余笙,因为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她可以利用余笙把顾司慕引出来。

    只要顾司慕离了秘书长的视线,她就有办法把他搞定!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拍下余笙和男人的照片,迅速发给了顾司慕。

    她有意只发男人的背影,而后给顾司慕打电话。

    “司慕,刚刚我看到一个男人和余笙在一起,那个男人是不是就是余笙的金主啊。”

    顾司慕平日里都不会接余思柔的电话,一般由邹炎转接,看情况再向他转达。

    邹炎接完电话,看着那张照片想删最终却没能动手。

    他清楚,顾司慕很在乎余笙,如果因为他的隐瞒发生什么事的话,顾司慕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或许,让顾司慕去见见余笙的金主,他能对余笙死心?

    邹炎见过余笙几次,现在的余笙冷得就像一把刀,似乎随时能插入他人胸口。

    顾司慕如果不对余笙死心,一定会受伤的。

    想到这里,他大步走进办公室,把手机递给了顾司慕。

    顾司慕低头看着上头的照片,目光沉得极暗极暗,他的指头摩挲着照片里余笙的脸,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疯狂地思念她。

    “顾总,要……去吗?”邹炎不确定地问。

    顾司慕好一会儿才推开面前的文件,“去!”

    他的确想弄清楚余笙的金主是什么样的人。

    余笙跟人见面的地方并不远,顾司慕很快就到了。他并没有打扰二人,而是选了一个能看清二人一举一动的包厢坐下。

    工作人员很快送来两杯水,“先生,请问需要点餐吗?”

    邹炎摆了摆手,把其中一杯水递给顾司慕,“顾总,您还没吃药的。”他把药粒倒出来,递给顾司慕。

    顾司慕看着药粒,没有接。

    “就算为了余小姐,您也要保重身体啊。”邹炎看着不远处的余笙,道。

    他这才接过药,一口咽下去。

    邹炎忙给他递水,看到他喝了几大口才放下。

    南宫慕难得如此配合地喝药,邹炎本该高兴的,但看到外头的一男一女,他反而更担心了。

    如果外头的男人真是余笙的金主,而且还是真心要娶她的那种,顾总怎么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