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视频人妻无码在线播放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e书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祸水皇后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男女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不知道她还活着,一直以为这婚约就算作废了,所以才没有和你提过。”

    孟溪云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听到这话,下意识想呛声,但最后的理智让她按捺住了冲动,紧抿着唇不吱声。

    然而她诡异的沉默却更令长夜心慌。

    他下意识双手握着她的手,郑重道:“阿荨,我向你发誓,我对她绝对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也绝对不会娶她的。”

    “是吗?”她突然蹦出了这两个字。

    此时此刻,她脑海中不停回放着长夜飞身去救林蔻的画面。

    理智告诉她,长夜性情正直,古道热肠,即便是一个陌生人落水,他也会出手相助,更何况林蔻还是他的旧识,是娃娃亲,是青梅竹马呢?

    可另一个更为响亮的声音,在说,他当时该有多心急呀?急到连最基本的观察都忘了,连已经动身救人的阮袂都没有发现,甚至在那么远的地方,却比这么近的阮袂动作还快。

    这两个念头仿佛在她的脑中进行激烈的交战,吵得孟溪云头都疼了。

    长夜见她神色不对,下意识抬起手,“怎么了?”

    却被她避开了。

    “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孟溪云吐出一口气,看起来似乎真的很疲惫,想了想,她抬眸看着长夜,“我要回瑨亲王府,你要陪我一起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长夜几乎没有犹豫,“我和你一起回去。”

    她眼神恍惚了一瞬,像是想到了什么,竟认真地又问了一遍,“你确定吗?”

    在长夜回答之前,孟溪云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可能不知道,她生了很严重的病,身体十分虚弱,寻常的风寒便可能要了她的命……”

    长夜凝眸深深注视着她,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莞尔笑了出来。

    孟溪云的话顿时停止,不满地问他:“你认为我在开玩笑吗?”

    “我知道,我都听到了。”

    长夜嗓音柔和,见她明明很生气,却强迫自己保持冷静的模样,没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手感居然出乎意料的柔软,和她冷冰冰的神情大相径庭。

    孟溪云怔住了。

    她一时气急,倒是忘了他耳力有多好。

    连他的动作都没注意,“那你还……”

    长夜却没接着解释的打算,牵着她的手起身,“嗯?不是累了?我们回去。”

    孟溪云任由他牵着,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眼中的冷意已经消失了大半。

    他们并没有去向林蔻道别,只是和宫人交代了一声,让她代为通传,便出了凤鸾殿。

    孟溪云想了想,忽然露出忧虑的眼神,“我觉得她对你似乎……并非无情。如果她提起婚约,以身体的健康逼迫你娶她,怎么办?”

    长夜停下脚步,回头看她,见她真的在认真考虑着这件事,忍不住又笑了。

    “阿荨真可爱。”

    他抬起手,又捏了捏她的脸。

    这回孟溪云感觉到了,顿时耳根子烧得通红,眼神变得闪躲起来。

    “若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如何指望他人珍惜?”

    这话倒是说到她心坎上了。

    不怪她胡思乱想,实在是她听过见过不少女子为了挽回丈夫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以自己的身体健康为筹码。

    身为医者,她打心眼里不赞同这样的做法。

    于是在短时间内升起的种种忧虑,又在长夜的话中变得无足轻重。

    心情重新变得轻快起来。

    在马车上,长夜却突然与她谈论起当今局势。

    她对于这些事一向不感兴趣,从前父亲也很少在她面前提起朝中之事,因此眼下陡然听他一本正经地说着,孟溪云一头雾水。

    看着她就差在脸上写着: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长夜停了下来,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索性直接说:“南瑟与北沧之间必有一场恶战,而且就在不久。我已经与祁瑨谈过了,他会说服祁颂,先去东临与他们达成合作,再向南瑟发起进攻。到时候,我会和他一起上战场。”

    听到最后一句话,孟溪云眼睫一颤。

    似乎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最终她什么都没多说,只是笑了笑,看着他,“我等你。”

    ——

    不久,祁瑨便进宫去面圣了。

    也不知祁瑨找祁颂谈了些什么,总之最后他是同意了这个主意,并且在第二天早朝就宣布了。

    “朕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先发制人,派使臣前往东临谈判,与东临达成合作。”

    话音刚落,朝堂之上便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唏嘘声,众臣没想到一向当撒手皇帝的祁颂这回不但没有接受大将军的建议,也没有听从丞相的提议。

    此刻两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祁颂仍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宣布了这个决定后,往龙椅上一靠,不等他们问,便再次宣布了这次前往东临的使臣人选。

    竟是瑨亲王祁瑨!

    众人大惊,纷纷向祁瑨投以注目。

    祁瑨微笑着出列,“臣领旨。”

    与汪琢相比,苏志徽的脸色更加难看。

    早在听到祁颂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的脸色就不好,但尚且按捺住了。直到祁颂宣布使臣是祁瑨后,愤怒和失望仿佛抵达了顶峰,他脸色彻底沉了下去,黑如锅底,一句话也没说,直接甩袖离开了殿中。

    丞相一派的人纷纷出言挽留,苏志徽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

    但却始终没有听到龙椅之上的年轻帝王出声挽留。

    苏志徽暗暗咬了咬牙,余光瞥见死对头汪琢那嘲笑满满的目光,更是感到无地自容,重重哼了一声,加快脚步离开了。

    祁颂半眯着眼,像是没发现跟前的人不告而别似的,忽然笑眯眯地看着正幸灾乐祸的汪琢。

    对上他的眸子,汪琢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此行福祸难测,变数颇多,瑨亲王身份尊贵,需要有人护他周全。”

    “朕看汪将军是随行的不二人选,就由你亲自护送瑨亲王去东临吧,记着,亲王若少了一根汗毛,朕唯你是问。”

    “汪将军,没有异议吧?好,就这么决定了!退朝!”

    这几句话,直接让已经在心底盘算给祁瑨去东临途中使绊子的汪琢愣在原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